近年來幾乎是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浮出新一波的食安問題,我們的心情越來越徬徨,幸好在這時候仍有一群勤勉善良的人,默默為土地、為食物、為理念堅持民生革命

無聲的農業革命

一次台北樸門舉辦的演講,第一次聽到建泰分享在千甲農場累積的成績,心裡頗為感動。感動的原因是看到台灣總有人默默用自己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帶著使命般的精神無私分享和交流。

有機會和不同的小農聊天時,常也能從他們身上看到類似的熱情,但建泰選擇一條更艱難的路。

「我想改變台灣的糧食供給問題,從新竹開始,利用城郊邊界的空置地充分利用。我們可以做到自給自足。找50個家庭支持一個農夫,然後複製這樣的方式。拉進家庭和小農的距離,縮短食物運送的里程,穩定食物價格,親善周邊的土地。用健康安全的食物分享給社區和家庭…..。」

這段話我至少聽建泰講過五次以上, 而我們不過才第二次碰面。

那天,跟著建泰一家參加星期六早上位於清華大學的綠市集。當天他還有個演講,準備分享在澳洲樸門的所見所聞。從早上到下午,我看到市集上來自新竹各區的小農,熟絡的互相招呼著,偶爾交換彼此的農作物或手工品,那樣的氣氛我只在南部親戚家見過。

期間,幾個小農來串門子聊天時,有些找建泰聊聊農地耕作遇到的問題,有些則討論台灣農業發展的議題。有人充滿盼望,有人則對未來憂心不已。

一個笑容滿面的媽媽告訴我,政府能提供給農夫的支援實在不多,因此小農間的人際網絡和彼此互助就顯得相當重要。或許大環境的挑戰下,讓共同在這片土地上生長的人,更努力學習在商業和親善土地之間找一條永續的農業之路。

與建泰的談天中,我也更了解他心中的農場藍圖。包含社區支持型農業、有效利用城市的城鄉交界地、小規模永續農業以及融入原住民的傳統智慧。

而樸門農法則提供對永續農業的系統思考方式和系統設計方法。我內心感覺,這已經不單單是一個農場的事,而是對台灣整體農業的夢想,是一場艱苦的革命。

坐在車上時,我問建泰,「堅持這樣一條少人理解的路,會不會有孤獨感?」

他一邊望著前方的路開車,沉默一會後,他回答,「還是會啊!我希望能夠更有時間,把整個千甲農場在做的事情,把當中的論述和架構講的更清楚,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在努力的事情。但我的時間真的不夠用…」

他如此定義美好的藍圖:當食物生產者+食物消費者+每年的互相承諾=社區協力農場和無限契機

其特點便是去中心化、小規模農場的獨立自主和未來更多種子農場的彼此連結。同時生態農場可衍生出生態服務的功能,包含回收社區不要的落葉或木材來堆肥或再利用、提供社區或學校的生態教育等。

 
黃昏時分,我們拜訪千甲農場,看似無秩序自由奔放的菜園,生機蓬勃。這裡使用風力和太陽能發電,利用雜草、落葉和馬糞來堆肥。連改善土壤的微生物菌也是自行培養的。田間各種植物交錯生長著,利用彼此的特性,自然趨避雜草和害蟲。完全改變我對農田的概念!
 
 
建泰帶著我快速的在農場裡移動,隨手指著看起來像雜草的植物說,這是空心菜、那是皇宮菜、秋葵、各類的豆子、四處亂長的長串辣椒….。即便我常常做菜,訝然發現這些蔬菜一離開超市、菜攤,我竟認不得它們最原始的樣貌。說來真是諷刺極了!
 
 
在陽光和微風下自然生長的蔬菜,顯得如此可口甜美!千里農場目前為50個家庭配菜,一個星期配送三次。
 
「我們只有一次因為天氣的關係沒法配菜」,建泰得意的說。「夏天每個家庭可以配到4台斤左右的菜,到冬天就更多了。」
 
 
許多細節可以看到千甲農場善用動物植物互相作用,使農場得到最大的益處。例如移動式雞籠,能透過雞啄食鬆土或抓菜蟲,雞的糞便替土地製造養分,雞也從啄食過程中獲得營養。放養鴨群到田裡,抓螺也減少雜草的生長,鴨群的糞便也替農田提供養分。
 
 
建泰指著千甲農場後面一大片農地,分享他們跟地主談好租耕這些田,是為避免耕田的農藥飄散到農場裡。我有點憂心的問,農場人力那麼少,能照顧這麼大片的田嗎?建泰發出笑聲,一邊隨手在田間裡拔除雜草,一邊豪爽的回答,樸門農法就是減少人力的參與,就做多少算多少囉!
 
 
《美好生活》一書,描寫一對美國夫妻在1932年兩人在佛蒙特州與緬因州山巔水崖的農場中,共同經歷六十餘年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這書所描述簡單樸實的生活,是許多人的夢想。生為南部子弟,雖然只有玩票性的下過二次田的經驗,但我十分明白農業並不是一個可以浪漫的產業。需要專心、務實、不斷嘗試和接受失敗。
 

在參觀千甲農場前,剛好也有機會去參觀一家植物工廠。所有植物在控溫控濕的環境下,跟著LED燈的光譜生長,吸收著人工提供的營養液。我吃著植物工廠的蔬菜,聽著這些蔬菜無毒安全且商業前景看好,但內心卻沒有感動。

喜愛葡萄酒的人都知道,風土(Terroir)對葡萄的重要性,我們在品嚐葡萄酒的同時,能透過葡萄汁感受到栽種土地上的陽光和土壤的生命力。或許哪天植物工廠也能開始重植葡萄和釀葡萄酒,或許還能模擬出不同風土的味道。但我始終相信,植物長在土地上這件簡單的事情,是重要也是必需的。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木村阿公的奇蹟蘋果》一書裡,我們已然看到在一個被農藥長期摧殘的農地上要復育自然土地的生命力,有多麼的艱辛。

建泰決心讓千甲農場成為一個親善土地且自給自足的永續生態農場,顯然還有段漫漫長路要走。我深深感謝他的堅持和努力,在台灣一片風聲鶴唳的食安風暴中,有這樣的農人,有這樣對土地對農作物簡單的初心,讓我對台灣飲食和農業文化依然充滿希望!

 
資料來源:上下游NEWS&MARKE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師 部落格 的頭像
愛師 部落格

愛師 部落格

愛師 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