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族」是許多人給予時下年青人的代號,

這個代號帶著些許的不屑與輕視!

當他(她)們勇敢追夢時,

卻因一篇拼湊的媒體報導,

把他(她)們的努力都抹滅了,

對他(她)們公平嗎?

有必要嗎?這樣「綵衣娛『青』」。青,不是親。台灣社會,尤其媒體,因為15~44歲的「有效收視率」迷思,「綵衣娛青」娛到脫離現實了。

看著今周刊的標題:「無望青春」,看著蘋果日報的標題:「台灣悲歌」,講得都是同一回事兒,台灣青年到澳洲當「台勞」,離鄉背景,茫茫人生,斷手斷腳,慘不忍睹。

我覺得噁心。噁心,不是對年輕人。是對媒體,以及媒體背後,已經行之有年的政治思維。我長期覺得,媒體只要談到青年問題,有股「媚態」。傾向把年輕人個別的慘,包裝成全部。把年輕人階段性的慘,包裝成永恆。

我早過了30,「鬢已星星也」。但我還記得年輕時「欲上青天攬明月,俱懷逸興壯思飛。」不怕眼下苦,只憂未來窮。年輕人,重點是那個「壯」字。身強體壯,要有壯志,要敢壯遊,要壯懷激烈,期待自己波瀾壯闊。哭著出門,笑著回家。

經濟情況不是太好。我剛畢業時也遇到。但是,如果什麼都好,大家都好,你的好,就看不太出來。我喜歡逆水操舟,那種人生,才有倒吃甘蔗的甜在心。你成功,我給你熱烈拍手。你失敗,我照樣給你熱烈拍手。只要你獨立,有想法,敢實踐,我就給你拍手。恭喜你,擁有自己的人生。成敗都歸你一人。這種人生的棒或不棒,都是一種有尊嚴的棒或不棒。屠夫。也很棒。我看過讓我感動的屠夫,在歐洲。自組樂團,拉琴唱歌,自娛娛人,穿著普通的要命,但琴聲自信的要死,一場小比賽,拿了冠軍。操琴和操刀的手,同一手。我半樣樂器都不會,只能拍手。我告訴你,這種屠夫、「X夫」樂團,在一個文明國度裡,司空見慣。

清大,當然很好。經濟系,當然很好。澳洲,當然很好。年輕,當然很好。那「屠夫」不好嗎?「清大屠夫」好像某個殺人魔的代稱,煽情到狗血。就算是屠夫,屠到可以「庖丁解牛」,照樣是高檔藝術。這樣的新聞,不要說是不是刻意的張冠李戴、拼貼湊話,這樣就可以解釋「無望青春」?這樣就成了「台灣悲歌」?如果我還年輕,我只想笑。

我注意,在意,這種新聞。我甚至無聊到打電話去外交部問細節。我想找到那個傳說中在採礦時炸斷了手的年輕人。我想訪問他。鼓勵他。我認識很多手腳沒有我健全,但能力就是比我好得多的朋友。在他們面前,我打心底自卑。但是,請新聞司找亞太司,請亞太司問駐澳館處,沒消息。

沒聽過。任何國人如果海外旅遊活動,出了這種意外,竟然無聲無息,不是外館失職,就是子虛烏有。到底有沒有?

我對在這種渡假打工事情上大做悲情文章的新聞,一入眼,就覺得不對勁兒。再細讀,更反感。要談青年困境,當然不能只是暢談「青年的四個大夢」,但是,老用灌迷湯的態度,把年輕人遭遇到的大環境問題獨特化,包裝到過度包裝,這不只讓年輕人「壯懷」激烈不起來,更糟的是,拿錯誤的例子做誇張的說明。

我常常開車經過台北市的仁愛路圓環。你沒注意,我告訴你:圓環邊上有棟不招搖的建築物,叫「外交人員講習所」。那是駐外人員受訓、上課的地方。當年,邱義仁大談「烽火外交」就是在這兒。今天,這兒沒有烽火。外牆上還掛著兩幅長條大海報,一條是在講「128國免簽証」,鼓勵大家走出去。再過不久,就會再加一國:美國。再隔一兩代,年輕人就會不知道出國要辦簽証有多麼痛苦。

另外一幅海報,上頭寫的就是「渡假打工,青年壯遊」。我總想,如果這個海報上的願望早20年實現,我一定去。爬都爬去。什麼台勞?你以為在澳洲隨便就可以勞嗎?你以為在澳洲只有台灣青年在勞嗎?如果採訪再深一點,問問跟著這些台灣青年在澳洲勞的是哪兒來的勞?是印勞?菲勞?越勞?泰勞?還是美勞?日勞?韓勞?那些在台灣被操得要死的印、菲、越、泰勞,一個月賺一萬八,還要被剝掉一大筆仲介費,

你以為如果他們可以去澳洲,他們會不去?

你知道有多少台灣孩子在澳洲渡假打工嗎?外交部官員告訴我:「Every single day,至少兩萬!」每天,至少兩萬個台灣孩子離開父母,在澳洲大陸摸索人生。除了澳洲,紐、日、韓、加、德、英,只要語言許可,幾乎都滿載。誰說年輕人

草莓?我遇過的,十九都很生猛。

這些能夠去澳洲的台灣孩子,是因為「渡假打工協定」。紐、澳的渡假打工協定,不是馬英九的功勞,2004年,扁政府時代就簽了。但到今年元旦,加上英國,一共七個。我們的孩子,因此可以用渡假打工名義,自力壯遊。沒有這個協定,就不行。渡假和打工的比例,那是壯遊的孩子自己去決定。這是這一代台灣孩子的福氣,怎麼叫悲歌?

七個國家,紐澳日韓加德英,去澳洲最多。獨多。為什麼?因為五個原因:

一、說英語;二、名額無限;三、期限最長,一次兩年;四、工資偏高,花費合理;五、澳幣狂升,超級誘人。他們不必仲介,不必簽賣身契。我問過的,甘苦自嚐,但爽勁相當。我告訴他們,我18到30歲時,沒錢。有錢,也沒這種機會。我那個時代的青年,都要服2~3年兵役。現在,兵役剩一年,再一陣子,全募兵了。把兵役青春拿來壯遊打工,我真恨生不逢時,羨慕死了。誰無望?誰悲歌?每天替年輕人唱哭調仔的媒體才是無望,才是悲歌。

青年失業率一定高於平均失業率,這是必然。當下總體經濟不好,青年失業率更高,這也是必然。「讓青年看得到未來!」這是政府責無旁貸的任務。但這句口號,是我23年前,為立法委員丁守中輔選時寫下的競選口號。我只是提醒青年朋友,別以為在你之前的世代,都是遍地黃金,不愁日暮。什麼22K,我碩士畢業的第一份薪水才16K。我台大畢業,失業超過半年的同學也是一堆。今天,我看到周圍成功的朋友,沒有一個不是苦盡甘來,自己奮鬥出來的。

我不想主動問你,太積極幫你,我知道你行。悲歌,留給弱者去唱吧。我對拒絕協助的孩子,都很驚豔。記得:你要自己走,你才會知道你想去哪裡。等你有一天到我這年紀,「慣看秋月春風」,你或許就會同意我:有個無悔青春,人生就值。

唐湘龍/專欄作家,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名嘴,現任電台節目主持人,

http://tw.news.yahoo.com/何必過度包裝年輕人的慘.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師 部落格 的頭像
愛師 部落格

愛師 部落格

愛師 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